w88优德官网 > 校园都市 > 冠绝新汉朝 >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莫作死
    张方在宇文部的大门前这么说话,莫浅浑也只能苦笑以对。

    两个幕僚有心劝阻,毕竟无缘无故说这些,无意于挑衅,却知道这也是张方在试探。

    只是莫浅浑也不反驳,只是说:“小族寡民,无法与天朝上国相比,我族在此贫瘠之地,只是勉力维持,若非有将军府照料,族人不知饿死、冻死多少,实不敢有二心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有二心,不是靠嘴巴说的,在危急关头如何抉择,”张方指了指身后的兵卒,“就好像是我这些兵卒,练兵前都觉得自己意志坚定,可以坚持下来,结果C练之后,不知多少被洗刷下去,这才知道自己的深浅,只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着莫浅浑,似笑非笑的道:“校场练兵,C练之下难以坚持,最多被打落、刷落下去,未来若能坚持,未尝没有重来的机会,可若一个部族想试试将军底线,可就不是刷落了,很可能会更为凄惨,不仅没有重来的机会,连部族之名,都可能保不住!”

    这话不是疯狂暗示,而是直接的明示了。

    莫浅浑的脸上也有些挂不住,有心接话,但J次张口都说不出什么,还免不了疑神疑鬼,想着张方是不是真知道了什么,顿时不敢多言,只是在前面领路,带着一行三百多人浩浩荡荡的入了城。

    两个幕僚走在张方的身侧,对视一眼,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担忧,知道就张方这个直言的X子,放任说下去,说不定要出事,就想等会找个空闲的当口,给张方提个醒。

    就在两个人的思索中,三百多人就这么入了城。

    三百人,放到一场战争中,或许显不出人多,因为J战双方动辄J万人,三百步卒放进去,只是基本单位。

    可走在显得狭隘的街道上,就颇为客观了。
    这玄甲兵分成了三列,一步一步的跟着,但他们越是走,越是让莫浅浑心惊胆战,冷汗不住的往下流。

    因为这位鲜卑重臣注意到,这三百多玄甲军行走摆臂、踏步前行,居然宛如一人,整齐划一,脚步落在地上,连落点和声音都别无二致,就像是一个人被分成了J百份一样!

    这等整齐划一的队列,对这个时代的人而言,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和震撼,让莫浅浑渐渐手脚冰凉。

    过去他来往昌黎和幽州两地,居中联络,也曾瞥见J次幽州兵的踪迹,但因玄甲军的保密之策,只能窥得冰山一角,就已为之心惊,结合这J年幽州境内的J大悍匪尽数败亡,更惊讶于玄甲军的战力。

    但直到此刻,走在一旁,这才有切实T会,旋即就生出浓烈的警兆,意识到宇文逸豆归的布置是何等危险,这已经不是玩火能够形容的,简直是找死!

    一念至此,他急切的想要过去,再试着劝阻一下,只是在这之前,还是要先完成了自己的职责。

    在距离正衙还有一段路的地方,莫浅浑停了下来,指着旁边一座

本章未完,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