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峰之上,红Se身影傲立巅峰,苍穹大地俯卧在他脚下,苍生万物仿佛都在向他臣F!

    然而这一切,都是那样的顺理成章!理所当然!

    只见他身上力量强势涌动,天空之上,一道口子划开,漩涡之力涌动,周围一切飞旋而起!

    他看到那漩涡,迈步走出,刚想要走过去,漩涡就消失无踪。.『『ge.

    那张足以巅峰苍生的容颜之上,露出J分不满,眉头微微一蹙,空气猛然chou动起来,看上去是在畏惧!

    另外一道身影从旁边慢慢走过来,看着天空消失的动静,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是想要过去,但是它不准。”说话间,来人抬起手,指了指天上。

    他回来才多久,都还没有恢复呢。

    现在他的元神刚回到自己身T,这又开始动手想要划破天道之界,这可能吗?

    “我想要做的事情,它算什么?”妖容看过来,话语冷漠霸道。

    抬眸睨视了一眼九天,仿佛它在他面前,都算不上什么!
    来人双手摊开,一脸无奈,“是是是,它的确是不算什么,但拜托里养好身T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力量都还没恢复,这又要走。

    当时他回来的时候,元神都已经耗损很严重了。

    哪里有这样的?

    他用元神镇压住了上古神兽的兽C,把它们B回来,他元神差点散开!

    当然了,他肯定会说,这是大事吗?

    这对他来说,的确不是大事,他又不会真的死了,但好歹也要休息一下,恢复个十年八年的吧?

    “我完全恢复要多长时间?”妖容看着天空,沉声开口。

    来人垂下眸子,认真算了算,然后抬头看过来,“一百年。”

    一百年,应该是足够了。

    多的他也不敢说,因为他知道那是绝对不可能的!

    十年他都等不了,更何况是一百年。

    可是在玄帝魂界,一百年也不过弹指间的事情,稍纵即逝,很快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次回来,他倒是很奇怪。

    就如同他留下*,元神不知道去了哪里,就那样消失一样,这一消失就是两百多年。

    两百多年不也过来了,这一百多年,根本就不算什么不是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妖容看过来,眸光深沉。

    他不能等!

    能感觉到,她已经回来了。

    现在玄帝魂界完全被天道之界分开,她一个人是不可能回到神州的。

    “可是殿下啊,你现在是元神受损……”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果是别的,说走也就走了。

    可如果他不是元神受损,他早就走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些话他肯定是不敢说出来的,也只是敢在心里说说而已。

    “千夕月就算是再重要,你不是说了吗?她只不过是……”

    妖容看过来,冷声开口,“你也说了,她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,你是认真的吗?”那人一脸震惊看着妖容,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&

本章未完,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